正值狂熱全職、灣家人
CP講起來太過於魔性了,所以要是真想知道,還是私下講吧...(掩面)
 

[全职][双花] 粉色的龙和血色骑士(四)

太可愛了,真心愛粉色的樂樂wwwwww

雁无心:

乐乐,乐乐,粉色的乐乐!



孙哲平越过高耸入云的山峰,淌过湍急奔腾的河流,穿过茂密幽深的森林……他遇到过许多麻烦,解决了更多麻烦,然而现在眼前的粉红色的幼龙,却是他一生以来最为头疼的大麻烦。

“呜呜,”龙哭泣着,“呜呜呜呜呜。”

“你说人话好吗,”孙哲平扶额,“不要这样。”

花瓣犹如海波,源源不断地涌来,淹没了他的小腿,攀上了他的膝盖,龙缓缓眨着双眼,一滴又一滴的泪水掉下来,砸进花丛之中,然后激起更高的花的浪潮。

孙哲平觉得,如果他再不做点什么,如果,他掉头离去,这头龙大概会把自己淹死在花朵里。虽然狂剑士是荣耀大陆最英勇的战士之一,但在本质上,他还是很心软的,尤其是面前是一条没有伤害力的龙的幼崽,而且,还有着那样粉嫩的颜色。

“不要哭了。我的肉干都给你。”他试图劝慰,让龙开心起来。可幼龙只是摇了摇头,一滴大大的泪水沿着它粉色的脸颊“啪嗒”摔进一朵金色的郁金香,一大捧白色的满天星长了出来,立刻被龙的下巴压弯了。

“你的魔法……真有趣。”孙哲平艰难地跋涉在花海中,好可怕啊,但是根本没什么实用价值。靠花瓣攻击敌人吗?从来没有听说过呢。龙摇晃着细长的脖子,“坏人!”

“我是个,好人,谢谢。”孙哲平道,“我从来不做坏事。”

“你抛弃了……我!”幼龙气愤地叫道,也许是错觉,孙哲平觉得,它粉色的皮肤比先前红了一点。

“从来没有人玩我!玩我!”幼龙强调,“好多年了……很多,很多年!”

“好吧,好吧。”孙哲平盘腿坐下,一朵象牙白的蔷薇打着旋儿悠悠飘落,花粉呛进鼻孔里,令他浑身发痒,“不过,你有办法让这些花消失吗?”

龙拍打着翅膀,“我喜欢花。”

“嗯,嗯。”

“我也喜欢~你!”它唧唧叫着,尾巴一挥,霎时一阵狂风在石穴中平地而起,五颜六色的花瓣“嘭”地炸开,朝孙哲平扑面而来,他还没来得及拔出重剑,又是“嘭”地一声炸响,繁乱的花朵们忽地无影无踪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“唧唧,唧唧,”幼龙凑过来,亲昵地用鼻头拱了拱狂剑士的手,湿乎乎的舌头舔过他的脸和脖子,“你没有名字是不是?”孙哲平推开软绵绵的龙舌头,龙把粉色的脑袋搭在他的肩头,尾巴缠住他的腰,“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。”

“唧唧唧!”龙欢叫着,空气中飘荡着蜜糖的香气。

“你叫……什么好呢?”在取名字方面,孙哲平着实没有什么天赋。小时候,他的石板上永远是教师划出的大大小小的叉号。战士需要什么想象力和文采呢!孙哲平搔了搔头发,龙立刻替他舔起来,刷刷刷,刷刷刷,“啊!”狂剑士灵光一闪,“你就叫……张佳乐吧!”

——那是传说中第二凶猛的巨龙,在数百年前的战争中败给了嘉世的龙王叶秋后忽然消失。上山前,孙哲平刚刚听吟游诗人演唱过它的故事。

 


本来还要写一点但是……法律与秩序在召唤我。

半夜见!





 @靴下猫腰子  哈哈哈哈哈天使啊!!!哈哈哈哈

然后……“你放出了一只乐乐。”



评论
热度(369)